好久不见,那个多愁善感的自己。

我竟然上来了。
要不是刚才和朋友聊起部落格,我也不会踩进来吧。

进来后,胡乱翻着自己以前写过的东西,有点哭笑不得。
太多回忆暗涌了,有点不知道要怎样和以前的自己妥协。

我现在过得好吗?挺好的。
还是很容易喜欢一个人,还是很容易放弃一个人。
恶性循环。因为,没有一个是你。

走了。再说吧。

唠唠叨叨

人好像只要越长越大, 原本珍惜和秉持的原则都莫名变形。
拿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吧,小时后的我曾经对吸烟喝酒的人是多么愤恨忌俗的,还真是要多谢社会系统里最基本的道德教育还干得满成功的是吧。
12岁的自己那时,铁定不肯相信22岁的自己烟酒两沾,还十杯不醉那款吧。

而梦想这件事也经历了无数变化。我曾经从梦想研修时装设计,到希望涉足玩具设计,然后更想接触插画,而到真的决定读了平面设计,直到半年前辞职,现在出国读书,读的是交互视觉设计。你看看吧,我也对自己下不了定义了。
你说我会画画吧,会摄影吧,会短片吧,修图设计剪接配乐啥都会吧,真行啊都会的。外加现在学着配乐设计和动画呢。但是人家问起我到底以后希望什么专业呢,我却词穷了。我什么都会,什么都觉得好玩,但要我择其一,做不到。
曾经觉得要让自己专心学一项技能,然后做最好的。现在却落得满手技艺,却找不出一个最能展现的。其实最可怕的是,你什么都会,却什么都不精。这样说,你懂吧?
为自己开了个portfolio Instagram,想说专心画些插画图吧,画着画着,却又想加入摄影作品了。总是拿不定主意要什么方向,处女座的完美主义也在闹腾,觉得总该有系统的只专心一个系列吧,却也不甘心自己的另一些不同系列的作品得委屈墙角。
说到底,也是自己的那份好玩个性,喜欢每个领域都碰一碰。
才22岁哪,总不能让那些20岁就成功成名的人打败自己的热诚是吧?
我虽然不是出名放光发热的那一些顶端的人,但我有的是学习的欢愉。人生,拼命比较的话挺累。

然后啊,一直都没唠叨九把刀出轨的事。我一直一直都保持缄默,我很多话想说,却也说不出口。觉得说出来了会落得个多管闲事的话柄,不说出来,心里又闷闷的。觉得还是唠叨一下好了。
我十五岁开始看他的书,读他的部落格,跟踪他的脸书,一直到现在。
一年一年,一点一滴的,说自己的价值观没被他感染的话,是骗人的。
他的私生活,说真的,与我无关,毕竟感情这条路上我也不是圣人。
但是我就是不争气的有种被背叛的感觉。一直以来都很相信他对感情的剖析,那份珍惜那份情和那份专一。一直一直是那么相信,由我懵懂的15岁一直到经历了很多的22岁,他的文字占了我人生的一部分。
被背叛的感觉很深。
只是觉得,原来人生里真的有很多很可怕很无法预测的转折。会扭曲你所拥有的信仰。

其实已经来了布里斯班读书半年了,这期间看到了很多很多在马来西亚看不到的人事物。
一直想开另一个部落格小屋,专写布里斯班的所见所闻所想。你觉得呢?但是我惰性很深,难免半途而废啊呵呵。

2014 年,不在马来西亚的第一篇

好久没上来了啊。
踩。踩。踩。
扫扫灰尘。

我现在在Brisbane,快四个月了呢。

看完重庆森林的夜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 
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 
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这是在重庆森林这部电影里,最撼住我心脏的一句话。
还有梁朝伟的眼神,一眼就能把魂勾去的眼神。

 

话说前些天买了个香薰蜡烛,喜欢上的竟然不是蜡烛的香味。
而是吹熄时的那一阵烟熏味。
连划起火柴的那一刹那的烟硝味也很好闻。

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言论自由

其实2.37am的这个时候我应该睡了,上次想捐血,验血的时候被说护士贫血了不让捐所以理论上来说生活作息是应该再健康一点了。只是刚刚wrap up了其中一个logo design的mock up,却突然手痒按去看了很久很久都没看的九把刀的blog。
然后就觉得,我现在不打这一篇,我明天睡醒一定也不想打了。

起点是洪仲丘这个案件在台湾闹的沸沸扬扬。台湾人都站出来了。

反观我们马来西亚,其实也不见得很安稳。

第一,枪杀案太多了。还是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只是最近媒体终于更大胆地披露?
第二,肉骨茶事件。不解释,我也不认同他们的举动。只是觉得,当A,B,C都做错的时候,为什么只是惩罚B?还有,男方的妈妈被叫去协助调查,为的是什么?妈妈好像无关吧?如果我做错事要妈妈受罪,我一定觉得莫名其妙。
第三,狗狗影片事件。这个貌似更加不能解释了。有看新闻的大概都知道。我只是想问:为什么?
第四,黄明志。好像有人想撤除他的大马国民资格。

概括了这么多,回到我打的主题。
言论自由。

在我打着的时候,心里面就一直害怕会打错话,会被抓。
这个就是我觉得很不好的事情。就是言论自由可以自由到哪里的中心问题。
为什么在这个时代,我们说什么都好像是错的?是不可以的?是危害民众的?

我也有我的矛盾点。如果言论太自由怎么办?大家为所欲为地说话,导致社会不安好像也不好?
那如果言论不自由呢?我们好像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那自由的平衡点到哪里?不自由地界线又该扩展到哪里?

而如今活在这个时间点的我们,到底,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

大选的时候,大家都站出来了。
然后选完了,冷静了,回归本身该做的事情去了。
然后新闻看了,气完了,另一个新鲜的新闻又来了,盖掉了上一个明明很气愤的新闻。
好像每一个新闻的存活率不到一个礼拜。

我们随波逐流,没站出来了,也站不出来了。
我自己心里也觉得,我现在很气愤这些事,大概过几天也就没了。

但言论自由这个课题,是一直存在的。
我们都是笼子里的猛兽。
心里的一团火,烧热了笼子的铁,却熔不了那把言论自由的锁。

好朋友

夜猫子如我睡醒之时已下午两点,这个下午本有些计划但是告吹了。
自个儿肚子半饿不饿的,就捎了个讯息给Loo。

:吃饭。
:在忙呢。

然后就觉得今天找不着人就不吃吧,减减肉也好。
殊不知半个小时后电话就响了,是Loo。

:吃了吗
:还没
:要吃吗
:要
:我现在来咯

有个会惦记着你的好朋友,其实胖得挺温馨。

给自己,给有梦的人。

要嘛就把日子过得与世无争
若不,就在自己的领域里活得赫赫有名吧。
否则,所有的梦,不就看起来平淡无奇了吗。

(所有想过的梦,看起来都很飘渺。
活在一堆名人的世界,自己本身看起来
无名小卒。

对,不甘心。
很不甘心…)